我谦虚地说

整整一学期,我用录音笔录下了数学老师的每一堂课。

大家都夸我学习态度认真。

我谦虚地说:

“其实,这也是出于无奈,毕竟自己脑子实在太笨,吃药又不管用,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治疗自己的失眠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