梯子与栏杆

两个喝醉了酒的士兵沿着铁路轨道踉踉跄跄地朝营地走去。
其中一个打着酒嗝说:“不对劲呀!”
另一个说:“怎么不对劲?”
“吉姆,我当兵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长的梯子,你瞧,那些横在路上的阶梯怎么没有个完?”
另一个叽叽咕咕地说:“不,不对,那不是梯子,那是栏杆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