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谋杀美女的日子(十七)

  小护士哭了。

  我知道刚才说了那句话一定不会有好下场,却没想到这么严重。

  女孩子的眼泪有时是世界上最具杀伤力的东西,至少现在的我像热锅里的蚂蚁,急得连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究竟后来我是怎么把这个尴尬局面扭转过来我已经不记得了,或许根本就没扭转过来。

  我现在正傻傻地站在夜晚的大街上,一个人,发呆。

  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学会恋爱了,可是我究竟更喜欢哪一个呢?

  这样的难题本不应该困扰我这样的人,在大街上,我站了一夜,也顺便备好了第二天的课。

  ......

  “同学们好!”

  “老师好!”

  “老师不好!”我垂头丧气地说。

  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学生站起来:“老师失恋了吗?”

  “不是,我......我想和大家讨论件事。”我忍不住想把自己的私人问题搬出来和学生们探讨。

  我把我和小护士和漂亮仇人的故事说个同学们听,然后出了个题目:“老师该怎么办?”

  学生们在班干部的组织下开始分组讨论,不少人都发了言,但是他们的意见很不统一。

  有的建议我甩了小护士专心追漂亮仇人,有的建议我甩了漂亮仇人追小护士。更多的女学生认为把她们两个都甩了,我觉得都不可取。

  赢我钱的那两个男生则认为,两个一起追。

  因为大家的意见彼此针锋相对,男生们和女生们吵得不可开交,课堂上乱乱的。

  我觉得好烦。于是就离开了教室。当然,烦我的是心事,不是学生们的错。

  临走时我叫他们每人就这件事写一篇八百字的议论文,明天交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给学生留作业,而学生们也史无前例地对老师留的作业充满了热情,齐声叫“好!”

  离开教室的时候我碰见了校长,他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你可真有一套!”

  我目光呆滞,像一头死鱼。

  校长还说:“你的刚才的课我在外面听了,非常有新意。像你这样的人才不多见呀!”

  我目光呆滞,像一头死鱼。

  校长还说:“我从教三十多年,还从没听过如此生动的一课,刚才,你不仅给学生们上了精彩的人生一课,也给我上了一课。”

  我目光呆滞,像一头死鱼。

  校长还说:“过些时候市里要评个"先进园丁奖",我一定把你报上去。好好干,小伙子!”

  校长说着就走了,我还是目光呆滞,像一头死鱼,顺着人流,漂呀漂呀...

  (完)

()

评论

换一个角度考虑问题,反而有吸引力。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