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谋杀美女的日子(七)

  小护士笑个不停,我知道她一点不把我的威胁看在眼里。

  既然如此,我也只好站着发呆,看她能把我怎么样!反正我没带凶器,她不能对我这样手无寸铁的男人动手。

  小护士好不容易笑完了,拉着我的手:“好吧,我带你看我的卧室去。”

  她的手软软的,不像很能打的手,也许是我多虑了......

  小护士的卧室像个幼儿园小娃娃的房间,有很多毛狨狨的狗啊熊啊的,这玩意使劲砸人头上也不会受伤。

  小护士笑嘻嘻地说:“随便坐。”

  这里只有一把椅子,已经被一头毛毛熊给占了,能坐的地方就剩那张花花绿绿的床了。

  我谨慎地摸索了一下,小护士问怎么啦,我说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,小护士又笑个不停。

  我想她属于那种天生爱笑的女孩子。

  我想我得确认一下自己先前的那个猜想。

  我问:“你......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害怕我吗?”

  小护士说:“害怕你???你有什么可怕的?”

  这话可真有点伤人自尊,如果属实的话,我可真是个不合格的杀人凶手。

  当然,我还得把话题继续下去,我又问:“我说过我要杀你灭口呀?”

  小护士勉强把笑忍住,说:“原来你到我卧室里来就为这事呀!”

  我使劲点了点头,装出一张凶脸对她说:“现在你怕了吗?”

  小护士推了我一把,说:“得了吧你!”

  然后提了个莫名其妙的建议:“走吧,我肚子饿了,请我吃饭!”

  我吃惊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  小护士的回答是:“我不喜欢做饭,做出来你也不一定爱吃,毕竟我们才刚开始嘛。”

  什么叫“刚开始”?开始什么呀?我糊涂了......

  稀里糊涂的,我们就到街上,找到了家饭店,点起了菜来。

  小护士的胃口好象很大,点个不停。

  而我则忧心忡忡,因为我口袋里只有十六块五毛钱......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