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谋杀美女的日子(三)

  生病好象很容易犯困,我没等点滴打完就睡着了。

  醒来的时候小护士已经不见了。

  屋里穿白大褂的是另一个护士,脸上有皱纹,是个不小的护士。

  她的皮肤不白,眼睛也不大,所以我不想杀她,况且那把刀不见了。

  我猜是小护士拿去玩了。

  我乐意这么猜是因为我担心她去报案。

  当然,也不排除这种可能。

  小护士一定正在赶往公安局的途中,这个“不小”的护士一定是派来监视我的。

  我开始盘算着逃出这个医院,在小护士把我供出去之前杀了她。

  我说我要喝水,不小的护士就倒水去了。

 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,奔到窗户边,爬上窗沿很遗憾,我忘了我的病房是七楼

  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床上,另寻良策。

  爬窗户的时候,我只穿了一条红色三角内裤,风见了光着的身子就猛窜了过来。

  回到被窝的时候,我一个劲地打喷嚏。

  不小的护士怕我把感冒传染给她,赶紧把口罩戴上,后来还是不放心,就走了。

  我想这是个好机会。

  吸取了第一次逃跑失败的经验,我先把衣架上的衣服穿好,然后夺门而出,狂奔而去。

  跑了几个弯,我还是没找到出口在哪,却意外地碰上了小护士。

  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,说:“厕所在前面的那个拐角处。”

  我喘着粗气:“谁谁谁上厕所,我找你呢!!!”

  小护士一愣。

  我说:“把我的刀还给我!”

  小护士嘻嘻,然后说:“你真逗。”

  我左顾右盼,见四下没人,就面露凶光。

  我想掐死这个小护士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

()

添加新评论

Plain text

  • 不允许HTML标记。
  •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。
  • 自动断行和分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