耐用

在我父母结婚50周年纪念的时候,父亲愉快地回忆起他们的婚恋过程。“那时候,我们都没太多的钱。”他告诉我们,“而且当时我正面临着这样一个选择:是让我的汽车换一次轮胎呢,还是平平淡淡地去结婚。”父亲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,“现在我认为自己的投资方向是正确的,因为再结实的轮胎也用不到50年呀!”

()